网赚”背后刷量套路揭秘搭建挂机平台“圈养”账号

“网赚”背后刷量套路解密

搭建挂机平台刷量平台“圈养”账号提供刷量服务

●虚假流量早已侵入到互联网行业的深层,并害处整个互联网行业。据相关数据统计,我国目前各种刷量平台已超过1000家,国外刷量产业的人员规模累计达到900多万人

●实践中,刷量产业链常常较为隐秘,被害的网路平台常常面临侵权获利方面的举证困局,致使赔付恳求常常因缺乏证据而得不到法庭支持,怎么规制虚假刷量成为亟需解答的问题

□本报记者张维

“托管你的大号干活,你将获得利润……”

好多网友都收到过这些“小号托管,手动挣钱”的广告,只要把帐号授权登陆在一些挂机平台上,供平台用于刷阅读量、刷投票等刷量任务,就可以轻松攫取利润。

但是,这些看似简单而无伤大雅的做法,实则害处巨大:在数据失实的同时,更是将谣言炒热,让劣质内容吞没优质内容,对整个互联网行业形成侵蚀根基的深刻影响。而对于借托管帐户来挣钱的普通用户来说,也并非传说中的无本多利,除了个人信息遭窃取,并且还有可能莫名成为骗、黄、赌、毒等灰色产业链的替罪羊。

这不是危言耸听。日前,四川省成都市高级人民法庭公审的一起挂机刷量案,就揭露了挂机刷量黑幕的冰山一角:(以下简称微时空公司)和赵某借助宝信挂机平台对租用的陌陌帐号进行操纵,同时借助宝信刷票平台刷点赞数目、投票数目、评论数目、关注数目等,并从中获取巨额经济利益。

法官觉得,两被告借助技术手段施行刷量行为,阻碍、破坏了上诉腾讯公司合法提供的陌陌软件产品及其服务的正常运行,同时两被告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宣传或则引入误会的商业宣传,违背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十二条的规定,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赔付腾讯公司经济损失元。

刷量技术迭代更新

对抗网路平台整治

流量作假的存在,已是公知的秘密。但公众不晓得的是,在互联网的下半场,刷量产业链在不断“进化”之中。

专注黑产对抗和反欺诈的邵武在线CTO邓欣告诉《法治晚报》记者:“黑蓝色产业的幕后玩家们正瞄准下沉市场的广大人群,借助普通用户对地下世界游戏规则的认知欠缺,建立起互联网雄浑宏大的流量幻像,以套取资本市场上的真金白银。”

据了解,随着技术的迭代,刷量产业链对抗网路平台的手段也层出不穷。流量作假的原始手段是“协议刷”,即直接采用“代理IP+用户登入态”来模拟合同进行刷量,简单、直接、技术浓度低。但随着网路平台防御策略提高,“协议刷”逐渐失效,并被网路黑灰产从业者淘汰。

其后,各个刷量社区平台上开始涌现出接单派单群、网赚群——需求方雇用真人充当“投手”,向其下发刷量任务,这就是含金量最高的“人肉刷量”。“人肉刷量”含金量虽高,其效率却跟不上刷量业务的爆发式下降。

很快,“群控”被引进产业协作中,以填补人工刷量效率低下的缺陷。群控通过系统手动化集成的技术,实现由一台笔记本控制多台手机、多个帐号的批量操作,包括批量控制陌陌、快手、陌陌、支付宝等热门App帐号,实现暴力加粉、一键转发同学圈、批量搜索快手号并点赞等几十项特别规功能。

随着策略持续升级,平台严打“群控”的技术手段不断提高,新的刷量模式骤然出现——挂机平台。在以挂机网站为“大中台”的产业链中,上游是被平台“圈养”起来的挂机用户,常年提供大量真实有效的帐号。下游则是刷量平台,负责对接自媒体、广告公司等需求方,批量完成点赞、投票、增粉等各类各样的任务。挂机刷量模式整合了用户的帐号资源,各自以不同的方法付出及受惠。

“挂机”是指把帐号授权登陆在一些挂机平台上,供平台方用于刷阅读、刷投票之类的刷量任务,以攫取酬金。目前,市面上的挂机平台涉及陌陌大号托管、快手托管、淘宝直播挂机等。

为了微利酬劳,挂机的网民普遍不了解背后的游戏规则,相比兼职“网赚”的身分,这种挂机用户更像是被流量制造集团常年“圈养”的百万劳工微信挂机赚钱,24小时不间断地被操控着输送流量、堆砌数据。

邓欣介绍说,相较于往年的刷量手法,挂机模式的高明之处在于,一方面,平台方无需再订购和维护大量的帐号,而是直接以佣金分成的方法吸引用户、获取帐号;另一方面,用户无需再劳心劳力地抢单接单,亲自执行刷单任务,只需给平台授权帐号使用权即可攫取佣金。

上述案件中的宝信平台即是挂机刷量的典型代表。裁定书显示,宝信挂机平台以“网赚”“躺赚”为噱头,通过峰会、QQ群、网文等渠道吸引网民托管陌陌帐号,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对十万、百万级网民帐号的托管和控制,并借助租用的帐号批量刷量。

值得注意的是,据邓欣介绍,目前国外网路挂机用户已达到百万量级,且高度集中在近些年来被不断开拓的下沉市场中。

可手动化执行任务

获得五倍暴利利润

打着“网赚”名义的挂机刷量模式并不复杂,且背后的暴利惊人。搭建挂机平台和刷量任务平台,一方面吸引网民托管大号,凝聚用户,另一方面提供刷量平台,为市场上刷量或投票的需求者提供服务。

以宝信挂机平台为例。裁定书显示,打开宝信挂机平台网页,注册帐号后即可登入,步入“宝信——小号托管挣钱平台”,绑定支付宝帐户后,刷量形成的佣金通过提现,可以直接抵达托管者的帐户上。

从操作流程来看,托管大号只须要四步即可完成。第一步,在设备(手机或笔记本或平板)上登入网站帐号后,打开本页点“生成二维码”,下方会出现一个专属二维码;第二步,在设备(手机)打开托管微讯号,点“扫一扫”,扫描设备网页上生成的二维码;第三步,设备扫码完成后,在设备手机点击“登录”按钮;第四步,在设备上点“确认托管”。

设备页面提示“托管成功”或者在本页面“小号列表”里可以看见托管的大号状态显示在线,则意味着托管成功。宝信挂机平台可以同时托管多个陌陌帐号,这也使得托管帐号的用户设法注册更多大号托管,因而获取更大利润。

与宝信挂机平台产生配合的是宝信刷票平台,宝信刷票平台主要面向市场上刷量加粉的需求者。从宝信刷票管理平台来看,功能包括:添加官方投票、添加扫码关注、添加刷阅读量、添加批量阅读、添加公众号加粉、批量加粉、添加陌陌指数、添加陌陌小程序等。

订购刷量服务前须要先对帐户进行冲值,宝信刷票平台提供支付宝冲值入口。从总价来看,宝信刷票平台明码标价,阅读总价为0.04元,官方投票0.05元,扫码关注总价0.15元。看似小利,但刷量需求者多是成千上万的数目要求,以刷10000阅读量为例微信挂机赚钱,费用为400元,而刷关注量的价钱更高,同样以10000关注量为例,费用是1500元。

在宝信刷票平台输入“投票链接、投票目标、任务票数”等需求,就可以开始刷票或刷量的操作。宝信刷票平台管理系统类似一个超市,需求者可以通过后台管理设置任务,官方投票、刷阅读量、公众号加粉等均可以执行。例如,当刷阅读量的任务设置为100后,该任务会手动执行,一旦达到任务后,系统会停止该任务的刷量或刷票。

手动执行这种刷量、刷票任务的,则是宝信挂机平台上凝聚的大量帐号。公证书显示,关注两个陌陌公众号,宝信托管平台系统显示佣金为0.06元,而宝信刷票平台公示的刷关注的总价为0.15元,由此可知,刷关注的收支比列倍数为5倍利润。

虚假刷量平台超千

严重损害市场秩序

虚假流量早已侵入到互联网行业的深层,并害处整个互联网行业。据相关数据统计,我国目前各种刷量平台已超过1000家,国外刷量产业的人员规模累计达到900多万人。

虚假流量的害处比数据失实更深远。邓欣介绍说,在社交和资讯类产品中的虚假流量,一些营运者为了追逐流量背后的利益,杜撰大量谣言,通过刷量把谣言炒热,引起更多关注。在电商平台上,虚假流量破坏的是商业诚信体系,刷量可能造成互联网信用体系崩溃。

大量劣质内容通过刷量的方法被推荐,而优质的内容却被吞没,直接造成平台秩序的混乱、用户体验增长、用户资源的流失和竞争优势的消弱。同时,虚假的用户评论、劣质内容的优先推荐等情况频发也会让用户形成不良体验。

对托管帐号的普通用户来说,眼前的微薄利润远远不足以填补潜在害处,一旦托管帐号者的个人信息窃取,所导致的害处也将覆水难收。挂机刷量的背后,是社交、消费、金融信息泄漏的出口,是个人身分借助和走私的红色帝国,骗、黄、赌、毒……这些盘根错节的蓝色产业链,交织成一张在暗处飘荡着交易的巨大网路。

邓欣透漏,刷量黑灰产制造流量获取利益,流量需求方凭着流量吸引资本或舆论的关注,资本、舆论借助流量攫取更大的利益。同时,虚假流量会妨碍创新价值的实现,增加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路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定,影响网路用户的真实选择,搅乱公正有序的网路营商环境。

在上述案例中,法官就觉得,被告行为事实上消弱了陌陌平台共享信息的真实性和确切性,损害了两上诉通过努力经营陌陌平台常年积累产生的竞争优势,阻碍了上诉为陌陌平台使用者提供正常服务,长此往年必定造成多数用户增加对平台信息的信任,对平台名声引起事实上的责难疗效,损害平台整体名声,增加平台其他使用者对平台数据的信任度,进而损害了上诉的正当权益。

同时,两被告借助技术手段施行刷量行为,破坏了两上诉合法提供的陌陌软件产品及其服务的正常运行,两被告的刷量行为也引起相关市场经营者、社会组织以及广大陌陌用户难以收集、分析上述清洁、真实数据,因而搅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广大陌陌用户以及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

剿灭非法产业根基

借助多方协同整治

实践中,刷量产业链常常较为隐秘,被害的网路平台常常面临侵权获利方面的举证困局,致使赔付恳求常常因缺乏证据而得不到法庭支持,怎么规制虚假刷量成为亟需解答的问题。

上海市允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丹丹觉得,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庭公审的挂机刷量案中,法官充分适用“证明妨碍规则”,在被告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不递交且不实陈述的情况下,进行了不利证据推定,并适用惩罚性赔付,对虚假刷量行为给以司法惩治。

在周丹丹看来,互联网平台经济时代,法庭裁定对于严厉严打数据作假的行业顽疾有着十分积极的作用,惟有平台各方参与者共同维护平台数据的真实性、可效度,就能建立有利于降低社会整体福利的公正、有序竞争环境。

不仅司法规制,从政府监管的角度来看,近些年来,监管部门也更加关注刷量黑灰产业链,并对刷量行为施以重拳。

2019年12月20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整治规定》,其中明晰提及,网路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网路信息内容生产者、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不得通过人工方法或则技术手段施行流量作假、流量绑架以及虚假注册帐号、非法交易帐号、操纵用户帐号等行为,破坏网路生态秩序。

邓欣说,目前,市面上还存在众多其他挂机刷量平台仍在运行,亟需司法部门、监管部门统一认识、厘清问题、严格执法,从根本上剿灭这一非法产业存在的根基。

标签: 流量平台 微信投票 网赚 移动互联网 流量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