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党”靠注册返现和赚佣金月“薅”千元

“上午用建行送的消费码免费吃了冰淇淋,然后在商场用10次积分换购了300元商品。中午刷信用卡,五折吃大餐。饭后抢了电子让利券,18元看影片。坐轻轨回去时,用‘扫码有礼’在手动走私机上买了两罐葡萄柚茶,总共2元。明天共消费51元,享受了价值463元的消费体验。”这是网上广为留传的关于“羊毛党幸福生活”的精典描述。

热衷于收集各大电商、银行、实体店等平台的让利促销信息或免费服务,用相对低的成本甚至零成本获得物质便宜,这些行为被形象地称为“薅羊绒”,而喜欢“薅羊绒”的群体则被讥讽为“羊毛党”。

靠注册返利和赚佣金月“薅”千元

在羊绒党陈一菲眼里,“羊毛党”是“精打细算”且擅于获取信息的人。她加入了好几个网路社交群组,你们在这儿共享让利资讯注册赚佣金平台,有“羊毛”一起“薅”。今年12月,陈一菲被同学拉进了一个称作“网贷羊绒党”的QQ群。群里共有近400名成员,每天人数都在降低。

“3天菜鸟标:3000立返30,5000立返50,10000立返80”“10000三天利润120,一个月利润350”……起初,群里刷屏的“行话”让陈一菲“一头雾水”,不过她很快摸透了其中的“套路”。

“简单说,就是一些P2P网贷平台注册、绑卡后可以返利金或则附送体验金,约请新用户注册还可以获得额外奖励。”陈一菲举例说,例如,平台规定新用户实名注册后附送15元,满20元可以提现。“羊毛党”就会通过签到、做任务、分享等方法,赚满20元成功提现。而通常约请新用户注册的佣金每单在5元~30元不

几个月来,陈一菲通过注册返利和赚佣金的形式,每位月能“薅”到千元左右的“羊毛”。

弄成产业:有人专门在群里卖相因信息

羊绒党邱老师的信息来自各类陌陌、QQ群,这么这种群为何有如此多信息呢?“这些人也是‘羊毛党’,有些还是这个‘产业’的相关上下游。”

邱老师介绍,群里不少是以薅羊绒为乐趣的普通网友,“一个人能找到信息虽然有限,所以就建了群互相共享。”不过,群里更多的人则是以买软件和信息为生,“毕竟那些信息能给人莫大的便宜,有人就专门各处搜集信息,之后成立付费群,或则是以金钱作为交换。”邱老师表示,他所在的群里也有不少这些人,为了拉顾客,她们会时常发一些羊绒信息注册赚佣金平台,借以吸引人付费订购。

据悉,还有一种羊绒形式称作返现,“比如现今很火的网站‘什么值得买’就是这种类型。”邱老师表示,无论是那个电商平台,虽然都有一个推广联盟,可以生成特定的返现的链接,当你把这个链接发给同学,你也就可以获得相应的佣金,“最简单的使用方法就是把这个链接发献给自己,折扣有高有低,一年算出来,还是有10-20%左右吧。”

羊绒党:让人又爱又恨

事实上,羊绒党的“猖獗”主要缘于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P2P平台。

但是,“羊毛党”的出现,对P2P平台而言,是件既爱又恨的事情。一方面,她们给平台引入了大量的流量,这对于平台,尤其是刚才起步的平台而言是件好事,有利于平台短时间内聚集人气。对于即将引资的平台,适当的“羊毛党”可以冲初二下数据,有助于平台愈发容易获得VC的偏爱;但另外一方面,在更多的时侯,“羊毛党”还是偏负面的词。行业内人士倾向于将这部份人,和内鬼、流量中介等一起并称为P2P行业的“寄生虫”。那些人紧紧屈从在P2P行业上,产生了白色的链条,大口大口地吞噬暴利。

在网贷行业,一些新平台或是小平台不具备优势,在没有品牌、资源和业务模式的积累之下,也只能在补助上不断发力,才有可能吸引到投资者,博得这些与具有优势的平台同场竞争的机会。但防不胜防的是,大量的“羊毛党”趁虚而入,她们通过伪造IP地址、控制多台终端的行为来大量获取现金或代金券。获悉,好多平台的推广补助有超过一半都步入了“羊毛党”的口袋。这便是这种平台所不能承受之重,假如没有持续的赢利模式来维持这样的补助总额,在“羊毛党”的搀和下,平台暴跌就是大几率的风波,而普通的投资者自然是被“殃及池鱼”。

2017年,羊绒党群体仍然会存在,也仍然有人以薅羊绒为职业。但可以想见的是,随着行业越来越规范化,不合规平台的逐步退出,留给羊绒党们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了。

标签: 羊毛 佣金 实惠 网贷 优惠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