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文学正文

画雪

画雪


金陵下雪了,这是符修第一次在金陵城见到漫天飞雪的样子,厚厚的白雪掩盖了周遭的一切喧嚣,再也见不到别的风光,鸡鸣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毕竟是整个金陵最高的地方,可是现在,他却再也上不去了,那个答应他说,金陵下雪就会回来的姑娘,也没有回来,她终究,还是食言了。
符修原本是金陵城的一个小捕快。
天气越来越热了,三伏天,金陵路上的行人都尤其的少。
符修拎着手中的长剑,百无聊赖的走在长乐巷上。最近,听说塞北铁衣堡的堡主要来金陵,整个金陵城的防卫也是大大增强。就连他这种刚上岗不足三月的小喽啰,都要开始负责日常的巡视了。
只是走到路边的树下,一个阴影兜头罩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庞然大物就朝他砸了过来。可怜符修这个小衙役,生生就被砸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金陵城街边灯火已经亮了起来。
而他身边,只有一个碎掉的酒坛。光天化日下,竟然有人敢当街袭击官家差人,当真真的胆大包天。符修发誓,一定要将这个歹徒绳之以法。
第二日,日头还是如昨天一样的毒辣,只是刚过正午,便下起了瓢泼大雨。对着正毒辣的日头,委实诡异的很。
有装神弄鬼者,干脆沿街跳起了大神,说是出着日头下着雨,实乃不祥之兆,是上天要惩罚凡人的征兆。
符修过去,将那人赶走,左右因着这场大雨,也没什么人理会这个疯子一样的人,何况,牢房里的饭,也不是这么好吃的。
那场雨下的格外的久,符修摸着自己身上半湿的衣衫,蹲在房檐下,不时有雨滴溅落在自己的鞋子上。
如果这场雨再不停,自己可真的要淋雨回家了。
符修蹲在角落里,搓了搓手,奇了怪了,明明的三伏天,怎么就这么突然冷了起来了呢?
“小衙内!小衙内!!”
听到有人唤自己,符修抬头,之间茫茫雨雾中,有一个女子撑伞端立在雨中,见自己抬头,便大步朝自己走了过来,到屋檐下,收起了雨伞。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