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情感正文

醒来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醒来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谁又恶作剧,昨晚凌晨三点22分打电话来,只响了两下就挂断了,看看那个号码不认识的。想着刚刚做的噩梦,不由得 将脑袋往被窝里挪。梦境一直在脑海里环绕,不禁身子发抖。我拍拍自己的脸,还好,还知道疼,我没有 ­


死,真有一种 死里逃生的感觉.梦里我死了!我梦到了自己被歹徒追杀,被捅了两刀,但不觉得痛,只看到鲜红的血流了满地。在梦里,我却没有慌。我只是看着那涌泉般的血在地上流着流着。突然,不知道为什么,一道耀 ­


眼的光将我笼罩,我来不及 做出任何的反应,只感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伤口在瞬息间愈合了,一地的流血也在眼前消失得不流一点痕迹。但觉自己不再是以前的自己,轻飘飘的,踩在地上总觉得脚怎么也无法着地。无论我怎 ­


么样苦苦挣扎也使不出半点力气。似乎有 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我很快就要死了,现在我正踏在活和死的界线区域。我想流泪,可眼睛干涸得怎么也挤不出半点眼泪。一个已经被划为死亡之列的人,在那致命的两刀捅进我心 ­


脏的时刻,上帝就已经把我的泪腺收回。“灵魂是不会有 眼泪的”我听到一个声音在耳朵里打转。“你已经死了,这是回光返照!”又一个声音在耳朵里环绕着。“你和正常人已经不同了,你感觉一下你的体温”一个声音 ­


示意我去摸摸自己的脸,好冰好冰。“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一点也感觉不 到自己冷。”可我不相信,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要回我的家乡,我飘一样的走着,走着,我看到了他们,我的乡亲们,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可他们谁也 ­


没有和我说话,似乎谁也不认识我。只是每个人都看着我,指指点点的说,“她的眼睛 怎么一点色泽也没有。我拿起镜子一看,把自己也吓了一跳,“那是人的眼睛吗?那是我的眼睛吗?怎么没有眼珠,都只是白白的,但奇 ­


怪的是我却什么都看得见?”我极力的想告诉他们我是谁,但他们似乎什么也听不到,我似乎是在做 一个人的独白。我做着无用功,仿佛他们和我已经隔了一个世界的距离。我自嘲的笑着,现在我是个半人半鬼。很快我就会 ­


变成了完完全全的鬼了。我失望的离开了那个我熟悉的村庄,我继续飘着走着,飘着走着。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位圣 僧。他拿出两幅人的画像,不说缘由地叫我选择其中的一张。我看了看,画像中的两个人都是不认识的,我也 ­


就糊里糊涂的随便挑了一张,拿给了圣僧。圣僧看了看我的拿的那张画像,无奈的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然后消失了。空中却 传来了那位圣僧的声音“我刚刚给你挑选的是一个活人的画像和一个死人的画像,若你挑选到活 ­


人的画像,你将获得一次重生的机会,可惜你很不幸,你挑到的是一张死人的画像!孩子,你该走了,这里不再属于你!”或许我的命就是这 样,这次我竟没有太大的悲伤,只是很平静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慢慢的我一点 ­


力气也没有了,似乎处于完全失重的状态,身体慢慢的往上飘。不,不是身体,是灵魂,此刻我又看到了那个流过血的躯体,还有那满地的血。可似乎这一 切都与我无关,飘起来的我,一如往常,没有伤口没有血迹。我看着 ­


那具躯体,静静的躺在那儿,而我却慢慢的飘远。 直到它在我的视线里消失。这次我真正成了一个没有躯体的鬼魂,我任由气流的驱动,飘呀飘,飘到了另一个国度。在 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度里,我知道了,不仅做人难做鬼也 ­


难,有人吃人的社会,同样也有鬼吃鬼的社会。在这里,鬼也分级别,死得越早的鬼修行就越高,法力也远远高于初来乍到的我,我根本不是那些厉鬼的对手。弱肉强食的社会哪里都 一样。我小心翼翼的飘着,生怕惊动了那 ­


些老油条们。可我还是逃不过他们的法眼,我被发现了,正当我想逃的时候却已被施了法,他们把我封在了一个盒子里。我只能等待,等待一个修行高的人把我解救出来。梦里模模糊糊的,不久我 终于被救出来了,我也不知 ­


道谁救我出来的,更不知道有什么理由把我救出来,在梦里就是没有理由,反正我是被救出来了。我又继续飘着。我漫无目的飘着,飘着。眼前的一切似乎又慢慢熟悉起来,这不我的家乡吗?一种亲切感油然而 生,我又看 ­


到了那些以前再也熟悉不过的乡亲们,我喊着他们,可他们却什么也听不见,完全不视我的存在。我苦笑, 我本来就已经不存在了。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存在呢,他们知道的是那具早已归土的躯体。这就是所谓的人鬼殊途 ­


吧,我嚎哭着,却没有眼 泪.....接下来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真不知道脑子壳里怎么了,竟做这些不着边际的梦,想让我感觉死里逃生的感觉也不要这样对我啊,让人直冒冷汗!!醒来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搜索